只是她修长白皙的颈间没有戴东西,让他觉得少了些什么,她适合世界上最华丽的东西

    明清突然想到,今天在杂志上看到的,亚历山大变石,白天是蓝绿sE,在暖h的灯下就会变成紫红sE,如果买下来,镶嵌在风筝项链中间一定很适合她

    他m0了m0口袋的手机,想着回到家就联系人做

    泊筝看到明清没有回话,而是用看不清情绪的灰眸看着她,下意识反思自己是不是有哪里没有听话,但想了好久还是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很乖,半天补充了一句:“我喝的是常温,没有喝冰的。”

    明清失笑,r0u了r0u她的脑袋:“是我走神了,我知道阿筝没有喝冰的,走吧,我们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宋颂幸好没有真的喝醉,只是走路是曲线,走一步退一步的像是跳华尔兹

    要不然,搭着肩膀走的话,明清太高,宋颂就165,相差了25cm,她会悬空的,那就只能背或者抱了

    明清不会抱别人的,但是明筝也不想明清背其他人

    哪怕是男生

    她就是最自私、占有yu最强的JiNg神病人

    于是两个nV生就相互扶着,明清背着明筝的包,站在一旁扶着明筝的肩。

    宋颂的家离这个酒馆也就1公里多一点,也不算远,只不过现在有一个醉鬼,走回去的话太麻烦了,于是他们在酒馆门口给宋颂打了个车

    车很快就到了,明清坐在副驾驶,明筝和宋颂坐在后面

    一坐上车,宋颂就歪七扭八靠在明筝身上,还调戏她:“你好漂亮,可以亲一下吗?”

    明筝已经习惯了,用手挡住侧脸:“不可以,你坐好,宋颂你要是吐我身上我弄Si你!”

    “姐姐亲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姐姐,你b我还大十天。”

    明清坐在副驾驶,看着后视镜里亲昵靠在妹妹身上的nV生,眼里的冷意如有实质,觉得她甚是碍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