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鸟文学网>修真小说>她是一朵难养的花(兄妹骨科h) > 让男人帮你洗澡,是想被压着C透吗
    他才冷静下来的感官,全然充斥的都是清甜的香味,明明是极淡的洋桔梗花香因为两个人的贴近和呼x1的催发,味道浓郁起来了,闻多了有些醉人

    他们住的地方本就是闹中取静,这条路更是很少有人走,因此没人看到昏h的路灯下,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怀抱着一个nV孩,nV孩头埋在男子怀里看不清面容,而她如绸缎一样橘sE的长发和光影融为一T

    等到了家,明清把明筝轻放在沙发上,明筝黏糊糊哼唧了一下,就找到一个合适的姿势蜷缩在沙发

    他在架子上找了一个新的花瓶,把白sE桔梗cHa上

    cHa上后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皎洁的花,打开手机浏览器,敲了几个字“洋桔梗的花语”

    答案映入眼帘,给你最真挚的Ai

    明清心头一动,但转念又觉得自己可笑,面无表情抿了抿唇

    他竟然也学着别人在蛛丝马迹里寻找Ai

    每一朵花都有花语,难道她送的每一朵花都是有寓意的吗

    而且就算寓意是最真诚的Ai,兄妹之间真诚的Ai也很正常

    明清坐回到沙发上,用指尖拨了拨明筝挡住脸的发丝,然后指尖悬停在她的眉眼,时间几经流转,他还是没有去描摹

    如果明筝此刻睁开眼,就能看到几乎要溺Si人的Ai意和挣扎

    不知看了多久,明清轻声叫醒她:“阿筝,起来洗个澡再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软和和的,应和着,但一动不动

    “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,两个音节都懒得发,变成了一个en的单音节

    明清把她抱起来:“洗完澡再睡,乖。”